• 欢迎来到E部落,您当前状态:游客。
  •  | 注册
1人关注
[离线] [] [文集]
V会员(身份证认证)
发贴 326 贴(高级E友)
[1楼]
 时常想着能够触及人的内心深处……

   隐藏在背景,阅历,情感,金钱和权利等背后
 
   纠缠于潜意识里的赤裸裸的人性……
  

  那淅沥沥细声打破了寂静的正午,天阴沉沉的,雨丝似柔韧又黏湿的蛛网,网住了初冬也黯淡

了整个世界。

  国庆慵懒地斜倚在实木沙发背上,看雨飘散着打在落地窗的钢化玻璃上。瞬间,无数的水滴成

流;如蹒跚爬行着的蜗牛,留下纵横交错的拖痕 。缓缓地模糊了迷惘,一切都似是而非。

  唉--,他长长叹了口气。痛惜的闭上眼,想起要发电邮给好朋友---靖克。

  他慢慢挺腰平肩,提气深呼吸,撑开两臂,做了几下扩胸运动。转身走到书桌前,点击鼠标,


将刚写完的电邮发送后关了电脑。

  靖予是个彻头彻尾地实用主义者。时下流行傍富婆吃软饭。对他内心所想要的生存和现实批判

的思维方式都非常的贴切。

  两年前他也如愿以偿的,让上海一个亿万儒商招赘他做半个儿子。刚开始他以为一切都按着他

想要的美好的婚姻轨迹运行着……

  前呼后拥的香车美人,大他三岁宠她疼惜她的老婆,因离婚和她前夫所生的7岁儿子,上海最豪

宅群里一千坪的别墅和遍地开花的连锁店,每天上流云集的宴会,都令他相当满足于现状。

  他也深信这就是智慧与财富相结合最好的诠释。然后,上帝似乎和他开了个滑稽的玩笑,半年

前的飞机失事,他老婆从此香消玉殒。岳父大人却很快从老年丧女的悲痛中走出来,重新掌握了产

业和经济大权,儿子愈来愈针对他,认为自己母亲的突然离世与他莫大的关系,继父子关系越发的

僵裂。

  每天的锦衣玉食,繁华如梦掩盖不住空虚寂寞。前两个月国庆去上海看他,在梦幻的别墅里。

英俊的脸上写满了失落后的沧桑,曾经深邃迷人的眼眸掩藏着沮丧的茫然。正花样年华的靖克眼角

已经隐隐能看到鱼尾纹 。

  国庆看着彼此熟稔,也都了如指掌。开裆裤玩在一起的伙伴,内心无味乏陈,只能同情时也,

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靖克是个固执,一条道走到黑的人 ,不能劝着,安慰他怎样。他

是个讨厌同情,就算失败也绝对不会承认的男人。时至今日,面对国庆,依然说些言不由衷的话。


  于是国庆每次和他联系,觉得自己特像三八婆,想起这不免莞而一笑。避免伤害到他脆弱的自
尊,尽琐说自家日常小事,自己活泼可爱的儿子小飞已经六岁了,快读一年级了,非常想念着靖克
叔叔。老婆丽娟曾下岗后出了许多问题,也经调整重新收拾了信心,目前成了某公司的主管,父亲
的精神分裂症也好多了等等。诸如此类不痛不痒的唠嗑,靖克很容易的接受了,其它遍布各地的朋
友对他安慰怜悯,莫名其妙告诉他下一步必须怎么做令

靖克痛觉厌恶。从此连所有的通讯都不再,成了实际上的鳏夫,甚至在精神国度里都不可避免。

  斗转星移,早已物是人非。未免觉得人生无常。虽然目前自己的处境不好,但作一个男人支撑
起这个家,物质上有点贫乏,还有那些许多不和谐,生活还是挺充实的。国庆为靖克深感心酸,不
止他们都是好朋友,重要的彼此都是男人啊。想到这顿觉意兴索然

  此际 ,突然耳边传来凄厉的哭声----是小飞,国庆直觉反应到。


  声音从父亲房间里传出来,国庆急忙飞奔过去。但打开房门吃惊的是儿子没在,刺目的日光灯
下,曾经觉得伟岸的父亲,如今孱弱的靠在窗台,手上拿着报纸,与眼睛呈直角,想以此来弥补视
力上的不足,但固执的他不愿意戴上丽娟为他买的老花镜。父亲曾是战功赫赫的少校营长,但现在
老了,还患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病情时好时坏,有时病情稳定,他可以一个人静静呆着不说半句
话。反之,他手舞足蹈地大放厥词,语言犀利咄咄逼人。

  对于这样青春不再的军人,过去的赫赫战功让他至今都引以为傲。但他却不愿意别人提及他的
铮铮铁骨,甚至连国庆也不行。

  国庆搓着手说,父亲,我以为小飞在这里。他说话的语气,像是在解释他刚才的仓惶举动。

  父亲冷冷地望着,从国庆棱角分明的脸庞,鹰隼却阴狠的眼眸,高挺带点鹰勾的鼻梁,突起的
颧骨,到结实修长的大腿,支撑起笔挺的腰身,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儿子简直是天生的衣架子,一个
自己模式的翻版。

  看着自己的儿子微眯地双眼像烟雾般难以捉摸,或许是潜意识的反应,冷不丁地打了个冷战。

  父亲,最近天越来越冷了,我把暖气打开。国庆说道。

  不!不!我不需要。伸手去阻止国庆,阻止他的儿子帮他打开。那干燥暖气的打开。

  又让你的阴谋得逞了,是不是。父亲喃喃自语道,布满皱纹的脸上写着沮丧无奈,灰白的乱发
在日光灯下无力的隐隐发亮。

  父亲,刚才我又给靖予联系了。父亲困惑地问道。靖予?

  是啊!父亲,你还记得吗?我和他是开裆裤就形影不离的发友啊。而且大家都说我们像双胞胎,
前几年经常到我们家来探望你啊……

  国庆,父亲粗鲁的打断他的话,在你们眼里,觉得我老了,是啊!但我还没老糊涂 。老父亲说

着睁大了他无神的眼睛。几个兄弟姐妹里,只有你继承了我,我那凡事都不认输的劣根性,骄傲自
负,总觉得自己聪明,别人都是傻瓜。对吗?从小你就叛逆,有错哪怕虚心接受,也坚决不改。你
敢承认吗?说实话,说啊!你真的确定你有这样一个朋友的存在吗?

  父亲,你的话太让我吃惊了。我是你的儿子,怎么有那么不堪吗?国庆尴尬的退了几步,耸肩说

道,记得每天要开足暖气,看你现在说的话语无伦次的,是否累了?是的,你累了,我扶你上床休
息。扶起父亲摇摇欲坠的身体,将他的身体平放在木床上。

  你确定你有个叫靖宇的朋友?孩子,你又在撒谎,你从来都没朋友过,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

你,你……咳……咳咳……咳,还不赶紧扶我起来。国庆过去拿着枕头,然后搀扶起父亲,让他平
靠在自己有力的肩膀上,用手轻轻地抚拍着他的后背。看着父亲慢慢缓和了气息不再喘气,感觉内
心有温热滋上,不觉间泪情难自禁的在眼眶打转。

  是,父亲,没有什么靖宇的朋友。国庆搂住父亲孱弱的肩膀,感伤的说,一百个一千个朋友也

抵不过,自己的一个父亲。

  父亲颤巍巍地伸出干瘪的手,抚摩着国庆英俊的脸。心内百感交集,唏嘘道,为什么我们总要

编些美丽的谎言来欺骗自己呢?就因为想满足虚荣心,赢得别人的恭维,哈哈--声音沧桑而无奈。
为了想占有本不该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父子做了太多昧着良心原则的傻事,对吧?你经常背
着我们和一个叫丽娟的女人偷情。你偶尔偷情无可厚非。但你,你居然诅咒自己的老婆飞机失事,
天晓得她只是......只是下半身瘫痪!

  国庆脸色数变,紧紧盯着父亲,脸色由惨白转为愤怒 ,甩开父亲干瘪的手掌,缓缓移开自己身

体。你胡说,喃喃自语道,你胡说...... 

  哈哈,我胡说?父亲笑声凄厉而恐怖,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靖克是丽娟的老公,你妒忌他,恨他

而心理不平衡,丽娟的父亲在上海商圈里鼎鼎有名,你不甘心平庸的日子,你想人才两得,所以你
想和靖克联系,约他见面,再趁机害死他,我说的没错吧?你真够卑鄙的,或许一次意外的车祸.或
许在郊外失足掉下悬崖......

  够了!你这死老头子。国庆面目狰狞,紧紧捂住耳朵。你知道得太多了,你去死吧!他尖叫

着,顺手拎起放在梳妆台变的实木凳子,给父亲致命一击。他的思维一片空白,左手颤抖着从上兜
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燃上,觉得自己整个身体全掏空了,轻飘飘地......

  爸爸。小飞从房门探出半个小脑袋瓜。

  小飞,你全看到了。国庆无力的坐在沾着血迹的木凳,萎缩着拿烟的手,疲惫的问道。

  对呀,爸爸可是你为什么要把梳妆台的镜子给打碎呢?小飞天真的问道。  



我喜欢浪潮般的故事
发表于∶2011/6/5 1:05:22    IP:59.59.*.*
21人关注
[离线] [] [文集]
普通会员(手机认证)
发贴 891 贴(青铜长老)
[2楼]
这是?看不明白哦
发表于∶2011/6/5 22:22:58    IP:218.66.*.*
张雕  
0人关注
[离线] [] [文集]
普通会员(手机认证)
发贴 1298 贴(青铜长老)
[3楼]
发表于∶2011/6/5 22:30:40    IP:120.36.*.*
2人关注
[离线] [] [文集]
V会员(身份证认证)
发贴 6341 贴(白金长老)
[4楼]
             ︶ㄣ     哎哟、不错哟     ︶ㄣ 
               
发表于∶2011/6/6 4:43:01    IP:222.76.*.*
0人关注
[离线] [] [文集]
V会员(身份证认证)
发贴 2196 贴(白银长老)
[5楼]
好长
 香烟爱上火柴注定被伤害!
发表于∶2011/6/6 8:10:02    IP:222.76.*.*
0人关注
[离线] [] [文集]
普通会员(手机认证)
发贴 2751 贴(黄金长老)
[6楼]
我相信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
发表于∶2011/6/6 12:07:02    IP:58.22.*.*
直接回复楼主
回贴正文∶
添加图片∶
上传电脑中的图片。添加后可用鼠标拖至内容中合适位置
签名选择∶
  •   
联系E部落
微信公众号